再见王熠,已经是半年之后,较之上一次的见面,这位CEO的工作更加繁忙,仅有一个小时的采访中,他的电话响了不少于5次。但是在他身上,又让人能感受到一种从容,一种山崩于前面不改色,海啸于后心思坦然的内敛气质。他笑称这是一种“心态”。

从企商在线到象云,从IDC到企业级云服务,王熠用自己独有的舞步引领着他的团队,执着于梦想,用智慧和耐力丈量着脚下的路。

与众不同的背后是思想的解放和无比寂寞的勤奋

谷歌有一个理论,明年的目标一定是今年目标的10倍。很多人说怎么可能?可是谷歌用两个字解释了这种奇迹——创新。

王熠举出了这样一个例子:用户要求在很短时间交付一套应用系统,基于云计算的一套OSS管理系统。而因当时团队的情况短期内根本无法实现,这时如果沿用旧有方法根本行不通。但通过转变思路,一些东西外包,一些东西花重金请兄弟部门一起过来干,还有一些,用大家共同的智慧从技术方向做创新,最终这套系统如期交付给了用户。

在王熠看来,创新不仅是企业快速发展的一种手段,创新的思维更应该贯穿于企业发展的点点滴滴。

在云计算领域,王熠认为现阶段最大的创新是把公有云和私有云在一个合规平台上打通。

借贷宝就是这一技术运用的成功典范。“他的生产系统、核心交易系统、第三方支付、灾备系统等全由企商在线和象云提供,他们在今年需要近六千台服务器,而我们给出的方案就是做两地三中心,两个数据中心通过光纤打通,在2毫秒以内,40公里以外;一个异地灾备在深圳,800公里以外。在这个基础之上,象云结合云技术实现了云两地三中心的建设。至此,私有云、公有云、混合云最终整合在一起,象云给用户提供从建设到应用的整体解决方案。” 王熠表示,就这套两地三中心的基础架构系统而言,如果是一家传统银行做可能需要三年左右才能开发出来,而且耗费大量的资源,而象云仅用半年时间就做成了。

与众不同的背后是无比寂寞的勤奋。除了巧干,更多的还有实干,“我们这个团队,没白天、没黑夜的干。我记得当时为了赶一个数据中心,只用别人所用的一半时间就做出一个数据中心,在这个行业是奇迹。这些核心的东西,不是简单的一朝一夕能做出来,你一定要付出比常人多的努力才能做到。”王熠如是说。 王熠表示,“在互联网行业,所有企业都在跨越式发展,只不过阶段不一样。不管是我们还是其他企业,都在弯道超车,都是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往前冲”。 现实就是,工作量的基本恒定更突出团队的协作和每个人的努力程度。

团队被王熠视为驱动经济的引擎。“我记得当时为了赶数据中心向用户交付的工期我们干废了4波工人,白天黑夜干,这波干废了抬出去,另外一波继续进。这帮人是我们的经济引擎。”

在王熠看来,没有团队就像人没有臂膀,没有创新企业就会固步自封,努力和成功不一定成正比,但不努力就决不会成功。

云计算是一个长跑,刚刚开始

王熠曾说,他做的最有意义的事就是坚持在IDC领域做了16年,现在是云,这血脉传承的两个行业发展被他见证,也让他更清晰的感受其中带来的变化。象云成立之初就定位于企业级市场的做法在当时并没有受到大部分人的重视,王熠直言,最初选择企业级市场是因为个人市场的饱和。本着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好的信念,王熠和他的团队也在不断探索企业级云计算该有的技术和服务,在这个过程中,依托自己的IDC,把公有云和私有云打通,或者把公有云物理机打通成为了他们攻克的第一个难关,也成为了象云的核心竞争力。

在王熠看来,企业级独有的对数据的安全性、可靠性、可溯源性、SLA等级远远高于个人用户的特性,让“企业级一定要分行业垂直下去”。而象云选择的第一个垂直细分领域就是相对要求更加严格的泛金融领域,除了因为泛金融市场成为近年来的热门外,这也是王熠给自己立下的“军令状”。

对于云计算行业,王熠认为“云计算是一个长跑,其实刚刚开始,没有人敢说谁成功了,只能说今年的计划是否达到了预期。”就像他曾经说过的,“其实很多东西,当你执着的时候,你发现很多东西不是那么难,只要梦想不变,其实坚持的过程也没有那么痛苦,你低着头干事就可以了。或许,你低着头往前走,蓦然回首,你离灯火阑珊已经很近了。”

一个人一辈子专注一个目标,其实是有必要的

使命是什么?使命就是使得自己的命来干这一件事。王熠认为,他现阶段的使命就是专注云这个目标。

当被问到目前的工作是不是最喜欢的,王熠很惊讶,“从创业到今天,我没有从事过其他的行业,我觉得人是在不断变化的,都是阶段性的,这个阶段是不是你最喜欢的?我可以告诉你是,因为如果不是的话,我也支撑不到今天。”

而对于专注一个目标,王熠认为很有必要。“因为这个目标谁都可以定,你可以定,他可以定,凭什么你可以达到,一定是你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你更加专注,干别的一定会分散时间、精力、热情。”

“但这并不是说不能专注多个目标,但是关键看你要什么,如果你的目标足够大,足够有难度,超出一般的竞争对手,你只能打点,把你毕生精力放在一个点上,你才能成功。也可以狡兔三窟,但是牺牲的代价就是三个目标都很小,很容易实现。”

曾经,王熠的一句话给人很大的触动,他说“人生是一场长跑,前面跑那个,不见得可以跑到终点,后面得坚持。”或许这才是最重要的。

从这个层面看来,一个人一辈子专注一个目标,其实是有必要的。

王熠的专注深入骨髓,现在他们叫它梦想,一个对于行业的梦想。“我觉得一个行业,要对它做一个结论,讨论梦想实没实现至少要三年,三年是一个阶段。”

王熠说自己的梦想还在路上,而路在脚下。

一切皆为预设,一切皆有可能

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愿景(目标)、产品(技术,服务)、商业模式、人组成一个公司的全部。愿景是企业的航标,也是企业最终回馈社会的价值。在快餐文化流行的现在,愿景似乎也流于形式,但在王熠看来,真正的愿景在于沉淀。

他这样解释:“人生就像打游戏,规定了时间,规定了地点,规定了规则,要把老鬼干掉,其实就是目标,人生就是一场游戏,不过人生不可能只打一种版本的游戏。我们现在就在打一场游戏,我们好好的把这场游戏打完,打赢,最后回过头看,我们没有遗憾,我们努力了,而且我们也成功了,这就是我们的愿景。”

这或许就是另一种形式的“先胜而后求战”。在王熠看来,他们现在所要打的这场游戏已经设定好了,“我们心里都有数。而这场游戏打完以后,我们再打另外一个难度更高,系数更高的一场游戏。”

放眼未来、专注于当下,王熠在云这条路上享受并挥洒着自己的青春,这之中有梦、有激情。